八年后加拿大踢进世界杯

  2018世界杯足球赛开幕在即,国际足联会议决定把8年以后的2026年世界杯交给联合申请主办权的北美三国,也就是说,足球水平在全世界完全排不上号的加拿大也将要主办世界杯了!于是乎,加拿大也将以东道国的身份参加世界杯决赛阶段的比赛了。

  乍一听,这似乎有点荒谬,不过如果你对加拿大的足球历史有所了解的话就不会觉得奇怪了。事实上,这将是加拿大第三次主办国际足联的世界杯比赛。2007年加拿大曾主办青年(U20)世界杯,悲催的是加拿大创下了国际足联历史上首次东道国全程一球未进的记录。2015年女足世界杯在加拿大举行,这次成绩不错,以小组第一出线决赛中战胜瑞士挺进八强,最终以1:2负于英格兰无缘半决赛。

  足球竞技水平并不高,但为什么加拿大热衷于主办世界杯呢?这恐怕跟加拿大人口结构的变化密不可分。传统上,由于地理位置和气候的原因,冰球是加拿大的国动。次之,各种冰雪项目也有极其广泛的参与人群。此外,跟随美国的联赛,篮球、棒球和橄榄球在加拿大也极有市场。不过,近年来,随着来自亚洲、拉美和世界各地的移民越来越多,足球在加拿大人尤其是年轻人中也变得越来越普及。

  根据加拿大统计局的调查数据,自1998年以来,足球已经取代冰球成为加拿大儿童参与人数最多的运动项目。2010年的数据显示,在经常参与体育运动的5-14岁儿童中,42%的人踢足球,只有22%的人打冰球。不但反差极大,更重要的是变化趋势。与1998年相比,冰球参与比例基本持平略有下降,但足球却从32%激增至42%。

  2017年加拿大足球协会(Canada Soccer)有超过83万名注册球员、教练员和裁判员,而加拿大冰球协会(Hockey Canada)则只有67万。83万是什么概念呢?这意味着每39个加拿大人就一个在踢球,而这个比例在意大利是每40个人有一个。

  原因嘛,费用是很重要的一个。打冰球,头盔、护具、冰刀、球棍都少不了。据一份2013年的资料,一个小孩置办一套打冰球的装备花费在280到1200加元,平均为740加元。而足球便宜得多,一套衣服一双球鞋,就算再加一个球,满打满算也就是一两百,少的几十块钱就够了。这还只是装备,训练比赛的费用更高。两相比较,足球的高速增长就不奇怪了。

  打球费钱,看球不怎么费钱。不过,跟冰球相比,世界杯足球赛在加拿大的收视率也高得十分突兀。虽然加拿大的冰球水平高于美国,但美国人做生意的水平远超加拿大。因此加拿大最高水平的冰球队参加的不是加拿大冰球联赛(CHL)而是美国的全国冰球联赛(NHL)。虽然美国的球队里面许多球员都来自加拿大,但加拿大本土的NHL球队却未必总能胜过美国的俱乐部。2015-16赛季NHL季后赛中一支加拿大球队都没有,不用说,当年加拿大的收视率相当惨淡。2016-17赛季,有了一支加拿大球队杀回季后赛,收视率随之攀高,大约2200万加拿大人在季后赛第一轮期间收看过电视转播。

  包含冰球和众多冰雪项目的2018年平昌冬奥会,3100万加拿大人收看了转播,占全国总人口的85%。两年前的里约夏季奥运会有3200万人收看。

  有了这组数字做比较,加拿大人收看足球世界杯的热情就凸显出来了,2014年巴西世界杯共有3070万加拿大人收看,占当时加拿大总人口的88.6%。而从世界各地移民到加拿大来的“新加拿大人”中收看这届世界杯的比例高达96%。

  不但看电视转播,加拿大人还去现场看球。据国际足联统计,巴西世界杯,加拿大人买了2万9千张门票,不但超过任何一个没有进入决赛圈的国家,还超过绝大多数打进了决赛圈的国家,买门票的数量全球排名第11。

  虽说相对低廉的费用对足球参与人数的增长起了重要的推动作用,但真正的原因是人口结构的变化。在西方发达国家中,加拿大的人口增长率是最高的,而这个增长主要来自移民而不是本土的自然增长。即使在加拿大出生的人口,也主要来自新移民和少数族裔的家庭。在这种情况下,世界第一的足球运动自然也就成了加拿大第一。

  对于足球世界来说,一场变局也许在不久的将来就会出现。1994年美国主办世界杯的时候美国队在全世界排不上号,但之后也就成了世界杯上的常客。以今天加拿大青少年参与足球运动的热情,谁又能说8年或者十几年以后加拿大在足球世界没有一席之地呢?

  而站在商业的角度,足球的发展只是加拿大社会变化的一个缩影。人口结构的变化必然影响消费习惯、社会观念、政治主张。在大数据的今天,如果有人有兴趣把加拿大看足球的人和看冰球的人做一个比较,看看这两个人群买什么车、上什么网站、选自由党还是保守党,一定会发现一些有趣的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