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是C罗的大师兄职业生涯不尽相同

  C罗的英超首秀堪称完美,这远比游子回家的情怀来得热烈,何况C罗坦诚过自己希望在葡萄牙体育挂靴,但有些人「走在他前面」。

  师弟纳尼就先后三次加盟葡萄牙体育,另一个里斯本制造的夸雷斯马虽然没有能和老东家牵手,但2014年加盟波尔图,2020年自由转会吉马良斯,在某种意义上说,也是落叶归根。

  “三人游”的世界中,天才向左、巨星向右。但人们比较最多的还是夸雷斯马和C罗,他们曾将如此相似,如此接近,但职业生涯却云泥之别。

  夸雷斯马和C罗是里斯本的双子星,早在1997年14岁的夸雷斯马与12岁的C罗在青训营有了人生第一次交集,自此以后两人羽翼渐丰的轨迹如出一辙,从葡萄牙U17一起并肩作战到到U21。

  2003年的土伦杯上葡萄牙国青一举夺魁,最吸引球探注意的便是穿着7号战袍,爱玩花活的夸雷斯马,当时身披11号球衣的C罗只是陪衬,葡萄牙加时淘汰克罗地亚进决赛就是源自C罗的传球、夸雷斯马的绝杀。

  其实在里斯本竞技(现改名葡萄牙体育),年长两岁的夸雷斯马也较C罗一年进入一线队,并跻身主力阵容。曾提拔他的博洛尼说:“夸雷斯马比C罗更具天赋,当时人们都预计他会比C罗伟大。”

  众所周知,C罗的偶像是菲戈,但当初他认可的接班人却是夸雷斯马,2007年他公开发言希望在波尔图效力的夸雷斯马接过自己在国米的7号战袍,时间往前推到2003年,刚刚在诺坎普亮相的他也坦诚回应:“是菲戈建议和引导我来巴萨的。”

  被教练器重,被名宿看好,夸雷斯马的天才光环再明显不过了。其实在C罗加盟曼联之前的一个多月,巴萨就搞定了夸雷斯马的转会。但后来发觉2003年也形成了命运的拐角。

  自此以后,夸雷斯马只是零星闪耀,他巧赶上了巴萨历史上最黑暗的时刻。上半程担任主力的他,在下半程与主教练里杰卡尔德关系破裂,1球和2助攻的数据下被迫离开。

  更悲催的是,他被作为德科交易的添头来到了波尔图,在扶摇直上的年龄里,夸雷斯马开启了倒车模式,而C罗在弗格森的指导下,大步流星地迈向巨星的行列。

  有人说C罗和夸雷斯马差异化成长是因为伯乐不同,弗格森一直将小小罗视如己出,而里杰卡尔德对待夸雷斯马的耐心有限,或者说当时的年轻人心高气傲,因为他婉拒了执教波尔图的穆里尼奥,等到他登陆巨龙球场时,狂人已经成为切尔西的主帅。虽然此后他们在国际米兰再相逢,但被岁月和个性羁绊过的天才大不如前。

  被巴萨送回葡萄牙的夸雷斯马并没有沉沦,在两次波尔图生涯中,个人出场216次进球49粒助攻59次相当出彩,捧起过双冠王的他与在豪门水土不服的自己判若两人。在巨龙球场,夸雷斯马是宠儿。

  续签合约,薪水上调,豪门围观都是连锁反应,穆里尼奥曾计划用他顶替受伤的乔·科尔,卖掉托雷斯的马竞也想花小钱办大事,但当时一心想要经营黑店的波尔图咬住了4000万欧元的转会费不放。

  夸雷斯马还是转会了,只不过延迟一年,之前因为耍大牌和拒绝出征,夸雷斯马被自家球迷攻击,2008年他以2450万欧元的身价落户梅阿查,也算是跟往事清零,但却掉入了更大的漩涡。

  很多人记得他在国米的风骚首秀,既有脚后跟妙传,又有外脚背传中,当然也是他的外脚背让国米扳平了比分。除此之外,他一无所获,处子赛季只出战686分钟,最终租借给切尔西,而时任蓝军主帅的斯科拉里执教过葡萄牙国家队,对夸雷斯马熟悉,不过师徒寒暄后的一周,巴西老头就被高层解雇,夸雷斯马的斯坦福桥生涯又如何成功?

  其实关于他在切尔西的处子秀,一点也不差:17次传球中11次到位、1次威胁传球,2次赢得任意球,但谁也没有想到,这又是夸雷斯马的一次虎头蛇尾的豪门体验。

  重回国际米兰的他只是跌入了同一条河流,错过了南非世界杯,而四年之前的德国世界杯,他同样是门外汉,只在世预赛上出场过59分钟。而他的第一次世界大赛体验感是在2008年欧洲杯上,那时的C罗在葡萄牙国家队已经出场50次,关于“双子星”的标签早就被泾渭分明的职业生涯划分。

  “我们应该理解他,他也应该意识到足球环境的差异,我还是认为,如果给他足够的耐心,他会证明自己的实力。”——也许只有菲戈一直在相信自己的眼光,但附和的人群很少。

  28岁的天才在当打之年加盟了贝西克塔斯,被国米旧臣斯内德和巴洛特利都要早。但对他何尝不是一种解脱,从主力到替补到到看台,夸雷斯马离自己的中心世界越来越远,偏安一隅何尝不是一次救赎和治愈。

  事实上也正是凭借着在土超联赛的发挥,夸雷斯马才重新走进了球迷的视线,所以后来他再次投入到波尔图、贝西克塔斯的温柔乡。在二进宫贝西克塔斯时遇到过老队友佩佩,也曾在火爆的德比中用外脚背破门吸睛,在波尔图拿到了丰田杯,2014/15赛季欧冠战胜拜仁时,梅开二度的他也成为当之无愧的主角,此外以老将的身份参加了2016年欧洲杯和2018年世界杯。

  在法兰西1/8决赛,葡萄牙在与克罗地亚鏖战至加时,在加时赛即将结束时,替补亮相的夸雷斯马绝杀对手,为葡萄牙折桂欧洲杯的冠军立下汗马功劳,想回到了2003年的土伦杯。在俄罗斯,与伊朗的比赛中,C罗的点球被拒,但34岁零272天的夸雷斯马将外脚背绝技带到了这个绚烂的舞台。

  有人说,早一点遇见多好阿?这个世界上如愿以偿的事情太少了,有时候偶露峥嵘抵得上万种风情,因为这是属于夸雷斯马的特殊印记。

  现在的夸雷斯马仍然活跃在绿茵在某种程度上是意外事件,因为那会他训练散漫、个性十足,是典型的刺头人物,2008年在一次绝妙反击中,无视伊布,浪费进球良机,在土耳其效力时表现不佳的他被换下后,怒骂主帅,吓坏了对手,2012年在国家队集训时和队友米格尔互殴,2018年世界杯点名道姓地抨击主帅奎罗斯不尊重他。

  夸雷斯马的性格离不开他的生活经历。他出生在里斯本一个臭名昭著的街区,四岁时父亲便离家出走,母亲一人打三份零工勉强将家中兄弟几人拉扯长大,这也是他为了金钱在29岁加盟西亚联赛的原因。

  足球是治愈自己的灵药,但并不能驯服夸雷斯马内心的野兽,从小在街头打架的他用北京话形容就是“混不吝”,但人越长大,越孤单,现在他学会了珍惜所剩无几的绿茵时光。

  现在吉马良斯的小字辈球员非常敬佩老大哥:“每次他都是第一个来训练。”进球和助攻数量在锐减,上场时间也被严重压缩,这些都是岁月的印记,但能在38岁的年龄演绎外脚背破门也是一种老而弥坚。有人说被自己认为「一生的朋友」C罗以自律刺激了他,但在夸雷斯马的世界中,也渴望找到一些久违的归属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