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土匪最享受“猫冬”找有夫之妇“拉帮套”三人同睡一铺

  东北是一个富饶美丽的地方,上世纪初,此地有一个独特的群体,那就是土匪,东北的土匪又叫响马,胡子,东北土匪的数量、组成的复杂性,让人叹为观止,他们的行为残暴,活动范围广,对社会各阶层的影响很大,他们冷酷无情,杀人越货,威胁人身安全。

  等到秋风吹来,黄叶落下和大雁南飞之时,土匪们最幸福的时刻就来临了,他们称之为“猫冬”。土匪窝的大掌柜把所有的人和马都聚集在一起,把“红柜(钱)”分给每一个人后,把长枪藏起来,把短枪拿来,那时候大掌柜会说:“天冷了,我们分手了,如果你有家人就回自己家,有亲戚的就去亲戚家!没有亲戚,没有朋友,你可以去寺庙或去租房,明年4月18日再集合。”然后,所有土匪们发誓要复述一遍,然后从东到西,从北到南,各走各的路,有人要回家过年,有人上山去林场过冬,由于山区没有官兵和警察,就留下来过去有一句谚语说:谁还没个三亲六故的。

  猫冬,也是土匪们喜欢的季节,口袋里有钱不用去打仗、砸炉子了,有些单身汉要去找女人。他们通常有丈夫,丈夫通常是小商贩,可能每三到五天回来一次;有些人擅长要钱跳大神,唱小戏,乞讨食物,他们的妻子和土匪勾搭,也不在乎,这些土匪们最想做的就是这种“拉帮套”。

  拉帮套过去是一种婚姻习俗。指丈夫病得很重,不能养活妻子和家人。在丈夫的同意下,妻子寻找另一位好心人接管家庭生活。丈夫去世后,她们再成一对正式的夫妻并继续生活,影片《三个人的冬天》反映了上世纪40年代末,长白山林区“拉帮套”的故事。

  这是关于土匪的事件,大概就是说,一个女人有两个丈夫,一个是公开的,另一个没有任何手续,但是村里和这个女人都承认,甚至她的合法丈夫也承认。土匪们喜欢在冬天去”拉帮套“,这在上世纪初很常见。女人的丈夫经常生病或残疾,丈夫们对于妻子的行为也无抵制,晚上当土匪来的时候,他们常常先敲窗户,然后说一句行话:“上灯花来了”,女人让她丈夫腾出地方来,然后去开门。

  次年春天,土匪们会离开这个地方。女人给他穿上衣服,靠在门上,送他去远方,还会嘱托他们说:“如果天气冷,早点回来”,还有一些土匪,在猫冬的时候,专门组织赌博,在东北地区被称为“押会”,“押会”是东北地区最大的赌博游戏,也有一些匪徒在猫冬的地下室被逮捕起来。大部分失足的土匪都是被别人告密了,也有的是其他人喝醉了交待了,落入官兵手中。